02192018周一
Last update周一, 19 2月 2018 9am
ads-400x65
 
jiusite.com

从边缘到主流:嘻哈音乐在格莱美征战史上的荣耀与失落

【美洲华联社讯】2018年的格莱美奖(Grammy Awards)成为布鲁诺·马尔斯(Bruno Mars)和肯德里克·拉马尔(Kendrick Lamar)的天下;但在年度最佳专辑和最佳制作中,Hip-Hop歌手拉马尔惜败,最终马尔斯以六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。

拉马尔的开场表演极具概念与力量

马尔斯在最重要的年度最佳专辑(Album of the Year)奖项中,凭《24K Magic》爆冷击败被乐评人奉为大热的拉马尔专辑《Damn》,制造了周日(1月28日)晚上最大的意外。

尽管拉马尔仍然横扫了各项说唱与Hip-Hop类别的大奖,但是在重中之重的奖项上,投票者们仍然认为马尔斯的节奏与蓝调(R&B)专辑更受大众欢迎。

阿莱西娅·卡拉(Alessia Cara)赢得最佳新人奖,成为本年度赢利主要奖项的唯一女性——在86个奖项中,也只有17个奖项授予了女性或者由女性音乐人主导的乐队。

拉马尔(Kendrick Lamar)和蕾哈娜(Rihanna)在纽约市麦迪逊广场花园出席第60届格莱美奖。

这在一个被“#TimesUp”和“#MeToo”话题标签笼罩的年头显得格外异样——很多音乐人都在周日晚上佩戴白玫瑰出席,以示对性骚扰行为以及性别不平等的抗议。

遭遇“主旋律”打压后 中国还会有嘻哈吗

众多音乐人与出席者均佩戴上白玫瑰

马尔斯赢得包括年度最佳专辑、最佳单曲和最佳制作(Record of theYear)在内的六项大奖。他在领奖时表达了对80和90年代节奏蓝调名曲的致敬。

“那些歌都是带着快乐写就的……而这也是我希望用这张专辑带给人们的东西,”他说,“希望我能够再次感受到它,也能看到所有人一起跳舞。”

他的胜利令肯德里克·拉马尔更加紧贴时代政治风潮的专辑失落最重要的奖项,但是来自唐普顿的拉马尔仍然带走最佳说唱专辑、最佳说唱歌曲和最佳说唱表演等五个奖座。

而拉马尔的获奖也令说唱巨星Jay Z失落说唱奖项——后者的八项提名均告失利。

不过,拉马尔在舞台上向Jay Z致以崇高敬意。他在领取最佳说唱专辑时向他的前辈脱帽:“选Jay做总统!”

布鲁诺·马尔斯赢得六项格莱美奖,包括三个重大奖项

Hip-Hop的格莱美恩仇

今年又是Hip-Hop音乐再次接近格莱美最高荣誉但又再次失落的一年。

Hip-Hop音乐与美国国家录音艺术科学学院(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and Sciences)之间充满了起伏不定的复杂关系。在格莱美奖的历史中,这种养育几代人的主流音乐类别既带来了永载历史的瞬间,也一次次地抵制和攻击过这个奖项。

作为与流行、节奏与蓝调、摇滚及民谣并列的格莱美五大音乐类别,Hip-Hop在这个美国最重要的音乐奖之一当中时常受到冷落。在历史上,像Snoop Dogg、Ice Cube、The Notorious B.I.G. 以及2Pac这些重量级的Hip-Hop乐人均未受到过格莱美的青睐。

格莱美史上只有两次将最佳专辑奖颁给了Hip-Hop专辑,而最佳新人奖则只有四次由Hip-Hop乐人获得;在最佳单曲和最佳制作两个奖项中,Hip-Hop乐手则从未染指,今年的拉马尔再次在这两个奖项中不敌对手。

格莱美1989年第一次认可这种当时仍在婴儿阶段的音乐类型。那一年的史上首个最佳饶舌表演奖(Best Rap Performance)颁给了DJ Jazzy Jeff和“新鲜王子”(Fresh Prince)的合唱歌《爸妈就是不明白》(Parents Just Don't Understand)。

阿姆(右)和埃尔顿·约翰在2001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上同台演出

格莱美首次以专属奖项嘉许,并没有得到Hip-Hop人买账。当时的“新鲜王子”就是如今的著名演员威尔·史密斯(Will Smith)。在得知该奖项的颁奖实况不会出现在电视转播中时,他和另外两名候选人Salt-N-Pepa和LL Cool J,以及包括“公共敌人”(Public Enemy)在内的一众乐手,一同发起了对这一届颁奖礼的抵制。

格莱美当时声称,电视转播排除Hip-Hop奖项是由于时间上的限制。而在此后的25年里,这种音乐类型每年都得到了在格莱美电视转播上表现的机会。直到2015年,除了Hip-Hop类别外,所有的音乐类型都至少有一个奖项在电视上得到了呈现,这再次惹起争议。

Hip-Hop专辑首次获得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提名是在1991年,MC哈默(M.C. Hammer)的《Please Hammer Don't Hurt 'Em》中的单曲《你别碰》(U Can't Touch This)同时提名了年度最佳制作。

不过,Hip-Hop乐手要等到1993年才首次在格莱美赢得非专属类别的重要奖项——说唱组合“Arrested Development”在这一年拿下年度最佳新人奖;而年度最佳专辑这一最重大奖项则要在1999年才第一次花落Hip-Hop音乐。劳伦·希尔的首张个人专辑《The Miseducation Of Lauryn Hill(劳伦·希尔的错误教育)》也成为格莱美年度专辑列表上仅有的两张Hip-Hop专辑之一——另一张是2004年“流浪者”(Outkast)组合的《Speakerboxxx / The Love Below》。

与今年的拉马尔一样,劳伦·希尔在1999年将五个格莱美奖座收入囊中,并且在那一年创下了女艺人获奖最多的纪录。但是,Hip-Hop重量级人物Jay Z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了对格莱美长达数年的抵制。

Jay Z当时声称,他认为格莱美“没有给Hip-Hop恰当的尊重”,而他的专辑《Vol. 2...》仍然在那一年赢得年度最佳说唱专辑奖。

Jay Z(中)决定不在2018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上表演

2001年,处在人气顶峰的阿姆(Eminem)凭《The Marshall Mathers LP》获提名年度最佳专辑(按格莱美奖的归类是史上第三张获此提名的说唱专辑),但歌词被指歧视女性和同性恋,于是他在那一年的颁奖礼上与著名的同性恋音乐家埃尔顿·约翰(Elton John)同台演出并拥抱,成为格莱美史上的经典瞬间之一。阿姆的这张专辑也赢得了除年度专辑以外的全部提名奖项。

Hip-Hop专辑在2004年再度夺得年度最佳专辑奖。在一些乐迷眼中,这一年Outkast的《Speakerboxxx / The Love Below》才是Hip-Hop在格莱美最佳专辑史上的真正胜利——劳伦·希尔在一定程度上被认为是一名节奏与蓝调歌手。

不过,凭《Get Rich or Die Tryin' 》(至死求富)在年末《公告牌》(Billboard)专辑榜单中排名第一的歌手“50 Cent(50分)”却失落那一年的年度最佳新人,他通过在得奖者伊凡塞斯(Evanescence)乐队即将致辞时走上台并在他们身后安静走过来抗议。

2005年是凯伊·威斯特(Kayne West)的风光一年(赢得十项格莱美提名),但是赢得最佳说唱专辑和最佳说唱歌手的他却在最佳专辑、最佳单曲和最佳新人三项大奖中全数落败。

不仅是这一年,威斯特在之后的生涯中尽管赢得21座格莱美奖座,但却从未在专辑、单曲、制作和新人奖等重大奖项中胜出过,11次提名未尝一胜。

凯伊·威斯特在2005年的格莱美颁奖礼上的表演成为经典瞬间

Hip-Hop界的著名产业家史蒂夫∙斯托特(Steve Stoute)2012年在《纽约时报》上刊登广告,批评格莱美在重大奖项中对阿姆、威斯特、德雷克(Drake)等人的冷落是“伪善和自相矛盾”。格莱美则在这一年安排了在1989年曾抵制颁奖礼的LL Cool J担任主持人。

今年的赢家拉马尔在格莱美的起步也并非一帆风顺。他在2014年的处女专辑《good kid, m.A.A.d city》备受好评,成为当年各项说唱类别的大热,但是最终未获任何一个奖项。

拉马尔在2015年的格莱美赢得两个奖项,但没有出席领奖。一年后,他携11项提名回归,成为格莱美史上单届提名最多的说唱歌手。

2017年,格莱美将最佳新人奖颁给了表现卓越的“Chance The Rapper”,其余几个大奖中的Hip-Hop乐人提名则没有胜出。

拉马尔的《Damn》在今年受到乐评人的一致称赞,但大奖最终还是旁落。Hip-Hop乐手在格莱美的艰苦奋斗史仍在继续。(文章来源 BBC)

李斌联合律师事务所

华人旺
 
 
华人旺
  形象宣传策划 会议活动组织
 文宣稿件撰写 视频图片拍摄
  电子邮件: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。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
新路国际
  移民 留学 旅游 保健
  电子邮件: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。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。
 
 
 
 

加州艺术品拍卖公司

华人旺

加州艺术品拍卖公司网站:www.caa-auction.com

洛杉矶最大最全最专业 太安堂医药馆开业

ad2

拉斯维加斯著名地产经纪

地产彭

龙岗律师事务所

ad2

新闻投稿

请发送稿件至以下邮箱:
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。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。
欢迎提供新闻线索!

Video post



订阅我们的服务

关注最新动态!尽在北美华联社!